您所在的位置: 造居 > 装修攻略 > 案例故事 > 六个不靠颜值靠设计的男生在厦门创立了「反正」,探索人与空间的本质关系

六个不靠颜值靠设计的男生在厦门创立了「反正」,探索人与空间的本质关系

来源:造居发布:2018-10-09 16:52:25 被访问次数:137

【导读】
就算对透水砖不了解的人,光听名字也能对它有些许的了解,由于透水砖能够吸收水分而被广泛用于城市道路改造中,那么,透水砖具有哪些优点呢?透水砖的种类有哪些?具体的相关内容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六个男生始于同一大学同一专业,

缘于那份百分之六十的相似,

不管是性格、三观,还是设计理念。

他们在毕业一年后创立「反正」建筑工作室,

从「反正」咖啡馆到民宿「晚安公寓」,

从SMART  WITHUS联合办公空间竞赛设计大奖,

到厦门Hermanmiler文化展厅项目。

这个不靠颜值靠设计吃饭的年轻团队,

默契十足,在建筑界厮杀出属于他们的路。

他们不愿意对一个建筑定义某种风格,

而是更愿意去描述它呈现出何种状态。



“反对世人认为正确的一些事情”



坐在造君对面的是工作室的两位建筑师泽威和大雄,两人穿着一黑一白纯T恤,一个内敛一个率性。将眼镜随意夹在胸前,留着一小撮胡子的大雄,用工作室的话来说是里面最英(shen)俊(jing)的男人,浪漫型艺术家,生性活泼自由。

▲ 大雄


在聊天当中,他在一本正经的建筑师和饶有风趣(doubi)的青年角色之间自由切换。当问到为何组建这个团队时,他会爽朗地笑道:“因为我们比较脆弱,不敢独自一人面对这个复杂的社会。”


他也会对泽威说:“这个问题比较深沉啊,你来回答,我容易说着说着跑偏。”泽威会微微低下头思考,然后回答大雄扔过来的问题。两个人默契又随性,这种由来已久的默契和互怼的亲切感大概是在大学便培养起来的吧。

▲ 泽威


工作室里的六个建筑师清一色的男生,他们读着相同的学校,有着相同的专业——设计,性格相似,三观、设计理念亦是相同,这些个体里百分之六七十的相似之处让他们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14年毕业的时候,六个人相约五年后一起组建工作室。


一年之后,因缘巧合六个人又重新聚在了一起,将约定提前,于是有了「反正」建筑工作室。「反正」就是那个反正,一体两面的反正。最初为毕业论文的命题,后被用来作为工作室的名字。


谈到为什么会有「反正」这个命题时。泽威想了想笑道:“那时候可能比较叛逆,觉得很多时候老师说的不一定是正确的。他们说一些前辈的设计在当前的社会已经发生了很多的问题,但是他们依旧按照前人的做法在做着他们所认为的错误的事情。所以当时有这么一个概念,反对世人认为正确的一些事情。”这便是工作室名字的由来。


刚出社会,开家咖啡馆,将设计理念融入其中,看市场的接受程度和反应,是他们的选择。然而这六个男生除了设计,不懂餐饮、管理等方面的理论知识和经验,有的只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果敢和满肚子的设计理念。


开咖啡馆之前,他们做了一番市场调查。走过、看过、了解过,知悉了厦门与咖啡有关的场所后,他们发现情怀、复古、做旧的理念泛滥。好笑的是在这里只有百分之十的老板是因为真的喜欢、认同这种理念而去做,百分之九十的老板是因为看到这百分之十的人赚钱了因而去效仿,自身并不认同这种理念。在这六个男生的眼里,这是一种病态。


男生们不希望和这些人一样,只想做纯粹、喜欢的东西。那时他们并未考虑过赚钱这件事。




“有了光影它就是一个尊重人的建筑”



在15年的夏天,六个男生尝试着将厦门老街区一栋杂乱的房子改造成一个咖啡馆,同时兼具建筑工作室的功能。他们与工人一起切割木板,刷漆,水泥……累的时候直接躺在地板上睡。


去过「反正」咖啡馆的小伙伴都知道,这栋房子的构造与常见的中规中矩的房子截然不同。如同一次破坏性的艺术行为,他们将整栋建筑的结构打破重建,切割成碎片后重新加固建筑结构,赋予了它新的肌肤。


直到有一天,房东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这是打算把我的房子拆掉吗?”气极了的房东打算解约合同,不租给他们了。六个男生出动,拿着设计图纸耐心讲解他们的设计方案,到最后房东被说服了,临走前还说了句:“加油!”


不同于其他咖啡馆注重软装搭配和氛围的营造,设计出身的他们更多的是以建筑的角度来打造,光影是他们考虑最多的一个元素。这栋房子的周围紧贴着同等高度的居民楼,导致室内空间的采光极差,于是他们做了光照计算,模拟了日照角度,日照时间。


在保证建筑结构安全的基础上与工人一起切割原有的屋顶楼板,让光线穿透整个空间内部。在这些男生的眼里,“有了光影它就是一个富有情感,尊重人的建筑,静止的空间与外界产生了运动性和关联性。”


拆脚架的那天,他们笑得很傻,“看,还有一群鸟飞过天空。”


咖啡馆算是这六个男生的处女作,在15年的沙坡尾,相对市面大量同质的咖啡馆而言,「反正」是个特别的存在。


咖啡馆做完之后便陆陆续续有单子找上门,一开始都是小单子,大家对这个年轻的团队还是有所质疑。到如今项目越接越大,反正工作室百分之九十的重心都在建筑设计上。


他们参加了AIM国际建筑设计竞赛,并获得SMART WITHUS联合办公上海站设计大奖。面对联合办公空间的特性,男生们以一个方式的多种组合来创造结果,并将所有可能的结果捆绑在一种秩序中。木结构堆搭成框架,设置边槽,或纵堆,或横搭,契合成墙。在墙面的基础上,结合三角形半透明组建丰富墙体……

▲ 效果图


亦接了厦门Hermanmiler文化展厅项目,因办公空间和家具展示区的功能特性自然分为两个大空间,在展示区以合理的参展流线为主导形成一个丰富通透的家具产品展示空间。在展厅的一侧让光线和植物这些本属于外部的元素自然地流入内部空间。

▲ 设计方案效果图


17年的民宿「晚安公寓」是他们工作室的一个延伸,也是试水。这家民宿仅有两间,但是在细节和品质上无可挑剔。他们将这两间房间取名为α与β。源于当时电脑里的歌单正在播放的两首轻音乐《α》《β》,取名非常之简单粗暴,很是符合一群男生的性子。

▲ 晚安公寓


他们率性,不拘小节,有着男孩子的幽默和风趣,记不住细枝末节的东西,回答问题时的大雄和泽威,常常一脸迷茫地看着对方,“对啊,当时我们为什么那么做?”他们也不爱拍照,空间的照片硬是抠不出几张照片来。与之相反的是在建筑设计上面,那时候的他们是严谨而认真,熬夜通宵是常有的事。


已建成的新项目

▲厦门  海润进出口贸易办公空间

▲ 中山  瞬艺社多功能复合空间



“不去定义风格,而是描述它的状态”



正如大雄所说,这个团队六个人之间有百分之六七十的相似之处,正是这份相似让彼此走到了现在。一个项目通常由两到三个人来做,其中一人把控。“很有默契地知道怎么去配合,怎么去工作,达到怎样的一个状态。”大雄认真道。

▲「反正」工作室项目——毛里求斯岛北酒店(在建)


看过工作室的一些建筑你会发现他们的作品不会有过多的装饰性,简单、留白和恰到好处是他们对空间的处理方式。但若将「反正」工作室的喜好定义为极简、性冷淡等风格,泽威并不认同,“我们对自己的风格没有一个定义,这种定义都是别人给我们的。”

▲「反正」工作室项目——毛里求斯岛北酒店(在建)


「反正」工作室在设计空间时注重的是建筑的光线与舒适等方面。“我们本身不会对一个建筑定义什么风格,因为我们更喜欢去描述它呈现出怎样的一个状态。”在一个建筑一个空间里面,能够感受它的什么氛围、状态才是他们所考量的。即使是同一种风格,表现的形式亦是多样,比如极简的四个大师他们的风格也都是不一样。


除了对建筑光线的考量,氛围的营造、呈现的状态则是建筑师对于人与空间本质关系的思考。泽威认为,“如果一个建筑师他不能理解人与人面对面交流的重要性,那他也做不出一个好的建筑。建筑仅是一个载体,真正使用的是人。一切自然和非自然的力量,他们都需要一种形式的表现,设计就是整合一切的载体,平衡一切的物质。不管是人、水泥、木头……”


这也是「反正」工作室的设计理念,从他们的角度探索自然、城市、人与建筑之间的联系,人与空间本质上的关系。

▲「反正」工作室项目——鼓浪屿画廊旅馆(在建)


在这其中泽威举了一个例子,他最喜欢的一位建筑大师——路易斯康,用泽威的话来说就是:“五十岁才出名,六十岁死在讨设计费的路上。”大雄补上了一句:“多情、有才的建筑大师。”

▲ 路易斯康


就是这位建筑大师曾设计了孟加拉国达卡国民议会厅。因为宗教的因素,政府办公场所都需要有一个定时朝拜的地方,路易斯康将它设置在了官员上下班的通道,民众每日来此祷告都将感染到政府的人员。「反正」的小伙伴认为,这些可以起到软性、心理引导作用的设计亦是建筑设计考量的一个很重要的层面。

▲ 会议厅内部


如今这个从大学就相伴而行的团队,项目越做越大,配合越来越默契。泽威笑道:“如果四十岁的建筑师都还算青年建筑师,那么此刻的就还在上「幼儿园」,因此我们也以谦逊的态度去面对所有的事情。”关于未来的规划,大雄只说了一句:“从没想过要做多大,坚持着去干吧。”年轻意味着会被质疑,同时也意味着无限的可能和创造性,一切来日方长……


最后,如果有任何的合作,无论是建筑还是其他,欢迎勾搭

 微博:@反正-厦门 /  公众号:厦门反正



关注造居,了解更多装修资讯

今日仅剩23个免费装修名额

我们承诺:绝不产生任何费用,为了您的利益以及我们的口碑,您的隐私将被严格保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