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造居 > 装修攻略 > 案例故事 > 她是咖啡师、花艺师,更是生活家,游历多国最终在厦门改造了一家小的馆

她是咖啡师、花艺师,更是生活家,游历多国最终在厦门改造了一家小的馆

来源:造居发布:2018-10-09 16:52:25 被访问次数:137

【导读】
就算对透水砖不了解的人,光听名字也能对它有些许的了解,由于透水砖能够吸收水分而被广泛用于城市道路改造中,那么,透水砖具有哪些优点呢?透水砖的种类有哪些?具体的相关内容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A Little Something”是一家由古玩会所改造而成,

咖啡馆与花艺教室相结合的空间,

又唤「小的馆」,源于生活里的每一滴小确幸。

它的主人是湘澜,沅有漪兮湘有澜,

一个走过江河湖海的女子。

澳洲的咖啡文化,葡萄牙色彩鲜艳的元素,

巴塞罗那历史浓厚的建筑……

那些年学生时代的游历,

遇到的人,见过的风景,

成为了她骨子里的一部分。

童年时代闽南文化的熏陶,

工作之余接触的日本花艺,

这些最终都糅合成「小的馆」全部的模样。

那些年行于山间、

宿于海上的游历


第一次听到湘澜这个名字时,莫名想到了《诗经》里的那些香草美人,在一天大雨滂沱的时候,造君去见了她。她扎着低马尾,穿着灰色裙子、简单的小白鞋,不着妆颜,笑起来温婉而羞涩,是个真真温柔的姑娘,「清扬婉兮」用在她身上再适合不过。

但你可能不会想到的是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姑娘,曾经有过在海外多国生活的经历,一个人去过大大小小的地方旅行。在学生时代,湘澜在澳洲读书,她喜欢那里自然而纯粹的东西,住在悉尼这个城市,出门左转的Campos咖啡馆便有整个城市里最好的咖啡,最初的咖啡启蒙便来源于此。虽然做的东西很简单,单纯的仅是奶和豆子,但是他们的咖啡文化和氛围让湘澜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觉得很放松。

▲ 澳洲干净的大自然


后面湘澜在欧洲待了一年,葡萄牙奔放的元素、对鲜艳色彩的运用;西班牙高迪充满历史底蕴的建筑;以及比利时人骨子里天生的冷幽默和精酿啤酒,都是她所喜欢的,“那时候发现原来精酿啤酒跟咖啡一样,也是拥有各种特色和风味,而不单纯的啤酒就是啤酒而已。”湘澜笑道。

▲ 葡萄牙的彩绘瓷砖


在欧洲生活的留学生,有些人就像是到点打卡一样,他们会将周边的城市国家都游览一遍,明天在比利时,后天可能就在法国,湘澜不会赶行程,每次至少都会给自己三四天的时间。让她印象深刻的是,有次她去克罗地亚,这个地方比较冷门,游客并不多,有的是一些爷爷辈的意大利人沿着海岸线公路骑着重型摩托过来。那时候有个当地小朋友跑过来问湘澜:“嗨!你是外星人吗?”因为那个地方见到黄种人的机会并不多,现在想来依旧很有趣。


▲ 日落时的Dubrovnik靠海老城


▲ Zadar民宿家极好吃的樱桃,当地也因此盛产樱桃利口酒


不管是在海外生活还是一个人去旅行,湘澜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是逛他们的市集,在不同的地方总能发现独属于这个城市一些别致的小玩意,以及他们的风土人情。比如在澳洲的市集,湘澜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里的人们会将自家的农产品、奶制品等东西拿出来,即使是一个很小的东西,他们也能很开心地在那卖一整天,更多的是一种分享的心情。


这些生活和游历过的城市,所见过的人,所接触到的风土,都深深烙印在湘澜的骨子里,成为她的一部分,最终在她所改造的空间「小的馆」窥见一二。



闽南的质朴?

日式的细腻?

亦或法式的优雅?


当造君让湘澜讲一些故事时,她不好意思地说自己不擅长讲故事,常常被家人朋友取笑:你什么能够讲个超过五分钟的故事?大约所有类型的创作都是用各自擅长的语言对世界重建,文字是,色彩是,建筑也是。不擅长讲故事的湘澜,你可以在「小的馆」听到属于她的故事。

「小的馆」一楼是咖啡馆,走进去你会发现里面多为木制家具,因为湘澜觉得木头有着自然本身的味道和肌理。像这张长桌是她托朋友从南美运过来的整颗松木,横切定制而成,推木蜡油,这样便不会有味道,湘澜觉得这是对客人的一种负责和尊重。

保留木头本身自然的痕迹和岁月的纹路,桌子凳子的高度宽度完全根据人体工学的舒适度来定制。


还有一进门就吸睛无数的的灯,湘澜寻找了许久,像极了时尚模特走在T台上戴的帽子,被客人戏称帽灯。


以及充满日式风的门帘,是客人随口一说希望要有点隐私性会更加自在,从而萌生的添置,夏天开门随风而起的那种感觉,想必心情也不会差吧。


「小的馆」布满整个空间的可能要数绿植了,湘澜最喜欢的是苔藓。你可能不会想到它的构造来自五湖四海,盆具来自宜兴、台湾或者日本,太湖石来自江苏,小珊瑚石有来自澳洲,也有源自印尼,苔藓你以为是自然生成,然而它的每一片都是湘澜自己或她先生组成的,一小盆可能有不同品种的藓类,听得造君一愣一愣的。


还有一些绿植被湘澜放在长长的石头上面,作为闽南人的造君在旁边看着极有亲切感,仿佛坐在四合小院的人家旁,听着呢喃软语、絮絮叨叨。


同身为闽南人的湘澜,即使学生时代的海外生活和四处的经历,童年时代根植于骨子里的闽南文化不曾丢失过,湘澜喜欢它的那份质朴,整个空间里所出现的石头,石凳,井边的石阶,都来源于老家,湘澜认为因年限而磨平的石头反而味道十足,用它们去养一些兰花,种一些水培,在这个空间里并不违和。


「小的馆」另一个让造君眼前一亮的是它的水墨画,出自湘澜高中同学的手笔,充满中国古韵的水墨画,画的都是这个空间的小物、趣事,让整个空间多了丝雅致和趣味。


二楼被湘澜用来作为花艺教室,东西并不多,仅有两张木长桌和各式不一的干花。四扇窗户造型奇特,与常见的有所不同,从外面看整个屋子的构造,你才发现别有洞天。


做成这样并不易,已经是将原本的房子构造打破重造,窗户无法开到更大,因为要考虑它的承重性,其间的困难和师傅的为难不言而喻。


最初湘澜本打算将整个空间打碎重整,但后面的一位设计师朋友提醒了她:“不要盲目地想着做加法,你先看看这里有哪些是你可以用的,保留下来之后再做添加。”在那之后想法变得纯粹了,填充一些你觉得体验感或者视觉感还不错的东西,湘澜开始从这种角度去做添加。于是有了如今的模样。

▲ 改造后


▲ 改造前



走过江河湖海的女子怎么会是小家碧玉

将咖啡馆和花艺教室相结合的形式并非随性而来,“我只是把之前自己在工作之外喜欢的东西糅合在一起,最初的时候喜欢咖啡、器皿收集、花艺、建筑……”「小的馆」你可能看不出它的具体风格,事实上湘澜也并没有依循某种风格去改造它,只是将自己喜欢的元素一点点糅合进去。

所以你可以看到这里有闽南文化的质朴、法式的优雅以及日式的细腻,来源于湘澜童年时代根植于骨子里的闽南文化的熏陶,学生时代海外生活经历的所见所闻,以及工作之后所接触的日本花艺的欣赏。

▲ 观摩德国科隆的花店


说到花艺,最初是源于在上海工作时,强大的工作负荷让湘澜开始学习插花来放松,那时她发现在插花时自己可以忘却工作和其他的东西,最后变成喜欢,开始系统去学习这门技艺。


花艺师凌宗湧先生是湘澜花艺的启蒙,他的「因顺而为」理念亦是湘澜极喜欢的,自然、简单的东西一直是她所喜欢的,不管是花艺,还是家具、小物什,亦或是饮食。先生家自种的百香果、菜园子的蔬菜,这些湘澜觉得健康、干净的食材她会将它们运到店里制作成饮品或沙拉。


就像是由成千上万片组成的苔藓、新鲜的食材,以及根据人体工学和不同人定制而成的松木桌,这些细节可能是来往的客人所注意不到的,「小的馆」在改造期间师傅也劝湘澜不要过于抠细节,像把楼梯原来的漆刮掉,抛光还原本来的面目,这种耗工又费用高昂的改变实在没必要,但是这些坚持湘澜从来没有松动过。有些东西也许看不到但感受得到,润物细无声说的便是「小的馆」,也是湘澜这个人。


你初见可能会觉得这个姑娘像是江南出来的小家碧玉,你接触之后才会发现她其实是诗词《明月》里面的“沅有漪兮湘有澜”,沅河湘江泛起的涟漪和波澜,也是,看过各国的风土人情,走过各地的江河湖海的女子,怎么会是小家碧玉,而是大气磅礴的江河,就像会喜欢有岁月感的苔藓、历史沉淀的石头,自然的木质。

“我觉得我不像咖啡师,也不像花艺师,或者其他的身份。你会发现这些都是生活无法分割的一部分,我更想当个小小的生活家。”店里隐隐约约传来音乐和客人的交流声,外面的雨还下着。


关注造居,了解更多装修资讯

今日仅剩23个免费装修名额

我们承诺:绝不产生任何费用,为了您的利益以及我们的口碑,您的隐私将被严格保密。